維西解放前的革命烽火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李世忠 發布時間:2019-11-01 10:26:13

       解放前生活在“三江腹地”的維西各族人民,長期以來,深受國民黨、土司頭人的雙重壓迫和剝削,祖祖輩輩過著饑寒交迫、流離失所的悲慘生活。“滄江水,血淚流,苦難的日子何時熬到頭”、“永春河,永春河,河名好聽命難活”等流傳在維西境內的民謠,就是維西各族人民掙扎在饑餓和死亡線上的真實寫照。

       維西各族人民有著反封建壓迫,反國民黨統治和外來侵略的光榮傳統。特別是從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初,中共云南省工委派遣維西第一個共產黨員楊湛英回維西開辟黨的工作和傳播進步思想以來,各族群眾自發反對國民黨反動統治的斗爭開始有了正確的方向,并逐步發展成為有組織、有目的的群眾運動,為后來維西地下黨組織的組建發展和建立人民武裝、開展武裝斗爭及解放縣城播下了“星星之火”。

                 一、楊湛英的早期革命活動

       楊湛英,維西縣白濟汛鄉黑日多村人,1934年初外出求學,先后在省立麗江中學(初中)、省會昆華師范學校讀書。由于受到進步思想影響,積極參加各種進步活動,從中接受了馬克思主義。1939年,經包平章、陸光亮介紹,在晉寧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后,黨組織安排他在省工委領導下的青年工作部搞“學運”工作。1940年10月,楊湛英從昆華師范學校畢業,組織安排他到《民國日報》任編輯,以此職業為掩護來完成黨組織交付的任務。他曾以“怒山”為筆名,在《云南日報》《民國日報》《邊疆周刊》等報刊上發表文章,宣傳抗日救國,揭露國民黨的反動統治。

       1941年1月,蔣介石發動了“皖南事變”,掀起了反共高潮,在國統區任意捕殺共產黨人,破壞黨的組織。省工委獲悉這一情報后,根據黨中央“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等待時機,反對急躁和暴露”的方針,緊急疏散在昆明的300多名黨員。由于楊湛英在“學運”工作時比較暴露,被列入了疏散名單。同時,省工委考慮到當時維西、中甸、德欽一帶尚無黨的組織,必須重視和開辟少數民族地區黨的工作,決定派楊湛英返回維西,這既便于隱蔽,又可以開展一些社會調查和啟蒙宣傳工作,以擴大黨的影響。楊湛英離開昆明前,省工委對他的任務、紀律等作了詳細的布置交待。

       楊湛英欣然服從組織安排,于1941年4月回到維西,按照省工委的布置,利用各種人事關系,在各族群眾中廣交朋友,團結進步青年,接觸上層人士,傳播進步思想。先后對德欽的海正濤,維登的和興周,本縣的王呈祥、胡光烈等人做了工作。同年9月,楊湛英考入西南聯大師范學院讀書。1942年9月,中國遠征軍發動滇西戰役前夕,楊湛英主動報名應征,參加了駐防滇西抗擊日寇的十一集團軍,任總部邊地政治調查員,兼滇、康、緬邊地情況調查員。至1943年6月,他先后到蘭坪、維西、德欽、瀘水、片馬、碧江、貢山、福貢、中甸、麗江、鶴慶等地進行考察,陸續寫成《云南西北邊區調查記》《維西調查記》《德欽概況》《中甸土民概況》等,并在昆明《正義報》上發表。

       1943年8月,楊湛英回到西南聯大繼續讀書,由于歷時一年調查工作的勞碌,加之學校生活的清苦,楊湛英的健康受到很大影響,不到一年就吐血病倒在床。1944年秋,楊湛英返回維西養病,并帶回了《新民主主義論》《民主周刊》等一批進步書籍。他利用這個時機,廣泛聯系社會各階層人士,宣講國際國內形勢,傳播進步思想,在楊湛英的不斷啟發幫助下,一批以青年教師為骨干的知識分子思想開始覺醒,他們萌生了改變社會落后狀況的愿望。1946年初,楊湛英團結了縣城及其附近的一批教師和進步人士,成立了“教育改組委員會”,掀起了改組維西教育領導機構的運動。在社會進步人士及廣大教師的支持推舉下,楊湛英被任命為教育科長,隨即對教育界進行整頓,在學校內掀起了一股民主思想新風,增強了進步知識分子進行革命斗爭的信心和勇氣。不久,地方反動勢力進行反撲,他們一方面以“維西教育大權被異黨分子把持”向上告狀,一方面派打手搗亂教育界的一些集會,武力威脅楊湛英的人身安全。同年9月,楊湛英被迫離開維西,前往昆明復學。維西教育界又籠罩于封建統治勢力之中,但廣大教師心中的希望和革命的火種并未熄滅,他們期盼著迎接新的斗爭。

       1947年下半年,人民解放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滇西各族人民的革命要求日益高漲。11月,中共云南省工委根據黨中央、南方局的指示,決定在全省范圍內發動武裝斗爭,要求在滇西、滇西北地區積極創造條件,建立黨的組織,發動群眾,爭取在一年左右時間內發動武裝斗爭,并先后派黃平、歐根、王以中、楊蘇等到劍川秘密建立滇西工委。

       在革命轉折的緊要關頭,楊湛英又準備著回家鄉點燃革命烽火。1947年12月,他以第十三行政專員公署秘書的身份為掩護到達麗江。1948年5月,十三行政專員公署從麗江遷往維西,楊湛英隨同前往,并到維西中學兼任國文教師,在這一公開合法的身份掩護下,他秘密發動群眾,準備著開展武裝斗爭的各項工作。他在與參加過第一次“教改”運動的骨干們取得聯系后,在較為開明的本村土司王紳家主持召開了秘密會議,并以全縣教師及地方紳民聯合的名義向縣長李福超遞交呈文,要求改組教育行政機構,撤換教育科長職務。縣長李福超迫于民憤和壓力答應了改組教育科的要求,勉強撤了林克鑒教育科長的職務,委任有學識、有聲望且有進步傾向的胡安全為教育科長。被關押的原教改組主要成員錢如嵩也釋放出獄,并委任為城永鄉鄉長。受排擠的部分教師回到了原來崗位,具有進步思想的知識分子也被聘任為中、小學教師。斗爭取得了成效,參與人員受到了極大鼓舞,在社會上造成了積極影響。

       1948年6月,楊湛英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將工作重點由縣城轉移到農村。以城永鄉(現在的保和鎮全部及永春鄉的大部分地方)為據點,深入納西族聚居的六大村,物色人員辦民眾夜校,在一些貧苦農民中培養積極分子,啟發他們的階級覺悟。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秘密發展了一批農抗會員。之后,楊湛英把工作擴大到化普鄉,培養了陶彥、吳琛等人,以他們為骨干,做好秘密發動群眾的工作。在葉枝,楊湛英聯系了具有革命傾向的張再啟、和怡谷等人,通過他們秘密發動和組織農民群眾,為開展革命武裝斗爭做好準備。

            二、維西地下黨總支委員會成立

       1948年8月,楊湛英到鶴慶師范學校,與滇西工委副書記歐根和組織部長王以中接上了組織關系。滇西工委交給楊湛英的任務是在維西發展地下黨和民青成員,成立黨組織開展推翻國民黨的武裝斗爭。楊湛英回到維西后首先將經過多年培養的錢如嵩、楊華、錢金龍、王呈祥發展為黨員,通知在云龍隱蔽的胡光烈趕回維西并吸收他加入黨組織。錢如嵩、錢金龍的任務是在城永鄉秘密發動群眾,做好開展武裝斗爭的準備工作。布置胡光烈回葉枝,不得露面,暗中配合和怡谷開展活動。1949年1月、2月間,楊湛英先后又發展了化普區的陶彥、吳琛,康葉區的和怡谷、張再啟等人入黨,給他們布置了秘密工作任務。并在積極分子中,把經過斗爭考驗的一些人先后發展成為民青成員,這些人在后來開展的武裝斗爭中都成為骨干。與此同時,楊湛英還不遺余力地多次到維登村做和興周的工作,經過多次考察,將其吸收入黨,并由滇西工委派人為他履行了入黨宣誓手續。

       1949年2月,和耕(和桂芳)經金江特區聯絡員曹汝輯的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滇西工委派他到維西配合楊湛英開展活動。3月,他在黑日多與楊湛英接上了關系,楊湛英安排他到維西中學任教,并叫他做好師生的工作。他培養了教師謝少雄加入了黨組織,在維西中學師生中發展了郭舉良、胡經實、李維瀚等40多人參加了“民青組織”。并在保和鎮完小教師中吸收了孫宗澤、周中茂、王世英、劉榮加入了“民青”。后來,謝少雄負責民青工作,又陸續發展了一批“民青”成員。楊湛英、和耕在發展黨員和民青成員的同時,還在上層人士和社會知名人士李子厚、朱存義、胡安全等人中開展工作,爭取他們對革命的支持。地方紳士李如璋、朱占先等也在后來的起義和人民政權建設中發揮了作用。

       1949年2月底,維西地下黨在城永鄉則那村成立了第一個黨的組織——“維西地下黨總支委員會”。楊湛英任總支書記, 和耕、錢金龍、錢如嵩、胡光烈任委員。總支下設3個支部,由滇西工委領導。

       黨總支成立后,楊湛英根據當時斗爭的實際,對下一步工作向全體黨員分別作了部署,和耕同志繼續在學校積極發展黨的外圍組織,積蓄力量,為推翻舊政府做好配合準備。加強與葉枝方面的聯系,團結好進步力量,形成互相支持的態勢。在農村廣泛發動群眾,發展農抗會員,建立農抗組織,加強婦女工作,擴大斗爭范圍。同時,派楊華打入麗江專署的聯防隊,隨時了解敵情,掌握外地斗爭的動向。其他同志全力抓武裝斗爭。

                三、組建維西革命武裝

       1948年,楊湛英按照滇西工委對維西地下黨組織斗爭的主要任務是“籌集武器,組建革命武裝”的指示,組織黨員和一部分民青成員著手進行武裝斗爭的準備工作。

       楊湛英與錢金龍、錢如嵩等黨員主要骨干對維西各地已有武裝和可以爭取的力量作了分析研究,從武裝斗爭的需要出發,認為縣內各地通過近年來組織和發動,已具有一定的群眾基礎,農民骨干手中已有部分槍支,滄江一代的反動土司武裝已經被黨組織派人掌握,部分地方武裝也有完全爭取的可能,組建革命武裝已具備先決條件。當前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千方百計尋找機會,將一批武器掌握在自己手中。

       同年4月,鄰縣蘭坪發生“匪患”,為防止漫延,維西縣長李福超命令民團總隊長王嘉祿和總隊副毛云章帶領100多人前往兩縣交界處四十馱、拖枝一帶堵防,民團隊伍抽調縣內奔子欄鄉和城永鄉的壯丁組成。城永鄉長錢如嵩安排可靠人員和容海帶隊,趁機向縣政府借槍22支供民團使用。防堵結束后,錢如嵩讓可靠的農抗會員把這批槍隱藏起來,并以各種借口拖延縣政府的催繳,使這批武器掌握在了地下黨的手中。11月間,錢如嵩、錢金龍等地下黨員按照楊湛英的安排,秘密聯絡反“三征”斗爭中的一批骨干40多人,在則那村趙耀東家中組織隊伍,將城永鄉公所及“六大村”擁有的24支槍掌握起來。隊員仍以民團的身份分散在各村活動,一切行動聽錢如嵩的指揮。同時,楊湛英派錢金龍到葉枝,一方面打通與和怡谷等人的關系,另一方面調查土司武裝的情況,準備尋找機會奪取該部槍支,給葉枝人民斗爭以有力的支持。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安永鴻
大篷车闯关 呼和浩特宾馆按摩美女 打麻将绝招 敏感抽搐的av女 沪深股票指数 好彩1预测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 闲来麻将红中赖子下载 一本道 村上凉子 点石策略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 澳门比分网二合一 极品番号动态出处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 麻将怎么胡牌 初学者 东莞沐足论坛在哪 59财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