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慶首任州長松謀活佛的傳奇人生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祁繼先 發布時間:2019-07-05 09:30:08


【只要是知識淵博的學者,自然會有人匯集在你周圍;只要是香氣四溢的鮮花,自然會有成群的蜜蜂飛來。      ——藏族格言】


引子


九月是個迷人的季節,沒有七八月的炎熱,也少了寒冬的刺骨,秋高氣爽,溫馴而和煦。

1954年9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開幕,來自祖國大江南北的1226名代表云集于此,共商國是。當選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所有代表,是新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經過普選產生的,因而,此次大會又被稱為“第一次真正的人民大會”。新中國成立后,1953年我國進行了第一次大規模的普選,自下而上逐級召開了人民代表大會。全國2.78億人參加了普選投票,普通勞動者第一次有了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云南省選出45名代表出席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甸縣(今香格里拉市)松贊林寺寺主松謀·昂旺洛桑·丹增嘉措活佛是其中之一,他光榮地出席了這次具有歷史意義的盛會。

當毛澤東主席邁著穩健的步伐走進中南海懷仁堂大禮堂時,全場起立,歡迎毛主席的掌聲經久不息地響徹禮堂。毛主席也不斷地鼓掌,向來自全國各地的各族各界代表們致以誠摯的問候。松謀活佛是第一次見到毛主席,心情非常激動。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位偉人:毛主席身材偉岸,氣宇軒昂,不同凡響。頓時一股難以言表的暖流涌遍周身。

俗話說:相由心生。從面相上看,毛主席沉穩脫俗、慈祥寧靜、莊嚴華貴,他為人民謀福利,深受人民的愛戴……想到這,松謀活佛不禁肅然起敬。

當毛澤東主席致大會開幕詞時,他緩慢而富有力量的聲音讓在場的人無比振奮。毛主席說:“我們的總任務是團結全國人民,爭取一切國際朋友的支援,為了建設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奮斗,為了保衛國際和平和發展人類進步事業而奮斗。”他滿懷信心地宣布:“我們正在前進,我們正在做我們的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極其光榮偉大的事業。我們的目的一定要達到。我們的目的一定能夠達到。”

話音剛落,全場歡呼雀躍,掌聲就像海上的波濤此起彼伏,讓人心潮澎湃。短短600多字的致辭數次被掌聲打斷。松謀活佛由衷地感嘆:“他真是人民的大救星啊!中國有這樣的領袖,有這樣一群精英,一定會把全國各族人民緊密地團結起來,把我國建成一個更偉大、更開放、更富裕的國家。”親身參加這次大會,更加堅定了松謀活佛聽黨話、跟黨走、努力為人民服務的決心。


第一章  “我要這條黃色哈達”


松贊林寺第三世松謀·貢卻居冕·洛桑嘉措活佛于藏歷土狗年(1898年)圓寂。一年后,大寺按尋訪轉世靈童的儀軌,由獨克康參牽頭,組成以三世松謀活佛的經師為領導的尋訪組,開始秘密尋訪貢卻居冕的轉世靈童。

1899年藏歷5月,中甸草壩碧色連天,周圍山上,白的、黃的、紅的、紫的各種杜鵑花怒放著,人們在地里忙碌著,為青稞鋤草。在春色滿園的季節里,住在奶子河畔的嚇那贊卡達(現在叫嚇那古瓦達。“贊卡達”,意思是橋頭人家。納赤河流經他們家門口,當時很可能在他們家旁邊有座橋,故得此名)的農布次仁迎來了他的第二個兒子。即將出生的孩子是贊卡農布次仁和妻子央宗卓瑪的第三個孩子,在這之前,他們還有一個兒子和女兒。孩子出生的頭一天晚上,央宗卓瑪做了一個夢,她夢見自己走到一個非常宏偉的寺廟里,里面到處是佛典經書,前后左右都沒有路,她怎么也走不出來。這時,一個僧人走過來,把經書一摞摞遞給她,并對她說:“松謀活佛到你家了,你們要好好撫養他長大!”央宗卓瑪把夢境告訴了丈夫,一家人知道后,激動得連忙去經堂里念經磕頭。

第二天,農布次仁家背后的喀日神山出現一道彩虹,小湖深處傳來陣陣法號聲,央宗卓瑪生下了一個男孩。孩子出生前,天上正飄著雪花,刮著大風。突然,風停了,雪止了,接著,農布次仁家里傳出了嬰兒“哇……哇……”的哭聲。

小男孩出生的第三天,央宗卓瑪抱著他到村里的“倉巴”家去取名。老“倉巴”看著眼前這個小男嬰,面露笑容,口中念念有詞。隨后,老“倉巴”對央宗卓瑪說:“你的孩子就叫桑杰倫珠吧!”(桑杰倫珠,藏語意為自然成佛。)老“倉巴”還補充說:“你這個孩子很有福相,你們要好好養育他,將來他肯定會有出息的。”央宗卓瑪連連點頭說:“倉巴啦,托您吉言,托您吉言!”

時間荏苒,光陰如梭。不知不覺間,桑杰倫珠已經四歲了。圓圓的腦袋下,一雙大眼睛閃著智慧的光芒,臉頰紅撲撲的,十分惹人疼愛。小時候的桑杰倫珠和高原上的孩子一樣,餓了吃牛羊肉、糌粑,渴了喝酥油茶、酸奶。他喜歡藍天、白云、牛羊、馬群,還喜歡到青稞地里拔草,經常跟在比他大兩歲的哥哥后面,和小伙伴一起盡情嬉戲于綠毯般的草地上,追逐在清流潺潺的奶子河和納赤河邊。桑杰倫珠從小很懂事,總是和哥哥一起,幫阿爸阿媽放牛、放羊、找豬草,全家人都很疼愛他。

 藏歷水兔年(1903年)5月的一天,桑杰倫珠的阿媽央宗卓瑪正在自家的青稞地里鋤草,迎面走來五六個僧人,徑直來到央宗卓瑪跟前。她見僧人們前來找她,便放下手里的農活,畢恭畢敬地說:“尊貴的喇嘛們,你們辛苦了!”

 其中一位年長的喇嘛對央宗卓瑪說:“哇惹欣姆(喂,妹子),你是不是嚇那贊卡達的?你們家是不是有兩個兒子?”

得到央宗卓瑪肯定的回答后,老喇嘛繼續說:“我們想在你們家煨個茶,吃頓中午飯,可以嗎?”

央宗卓瑪連忙說:“當然可以,快請到家里坐。”說著,她便收拾鋤頭,往家的方向走去。到家后,央宗卓瑪忙著燒火、煨茶、做飯。桑杰倫珠看見幾位身披袈裟的陌生人進來,毫不避生,用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他們。僧人們發現, 才四歲的桑杰倫珠似乎有點不同尋常,他皮膚白凈,高鼻大耳,面容俊秀,十分惹人喜愛。

吃過午飯后,那位老喇嘛對央宗卓瑪說:“我們要到湖邊沐浴,讓兩個小男孩也跟我們一起去玩吧!”得到阿媽的許可,兄弟倆快快活活地跟著僧人到湖邊去了。

到了湖邊,僧人們為兩個孩子洗了澡,然后拿出兩條不同顏色的哈達,一條白色的,一條黃色的。年長的老喇嘛對兄弟倆說:“過來,你們兩個過來,這兩條哈達你們各自挑選自己喜歡的一條吧!”

桑杰倫珠的哥哥說:“我不要哈達。”

桑杰倫珠左看看、右瞧瞧,最后盯住那條黃色的哈達說:“我要這條哈達。”說完,就把黃色的哈達拿起來,愛不釋手,小臉蛋樂開了花。幾個僧人見狀一陣激動,他們意識到這個男孩可能就是他們千辛萬苦所要尋找的轉世靈童。

隨后,他們一起返回農布次仁家里,一位中年僧人指著老喇嘛對農布次仁介紹說:“這位是大寺里著名的高僧,是前世松謀活佛的經師。”農布次仁聽聞立刻跪下磕頭。老經師扶起農布次仁問道:“你的小兒子出生時有沒有什么奇異的征兆?”農布次仁老老實實地講述了小兒子出生前妻子做的夢,以及出生那天早上他家背后的山上出現彩虹、屋前的小湖里響起法器鳴奏聲,孩子一出生風停了、雪住了等奇異征兆。老經師和幾個僧人不住地點頭。

僧人們又在灶塘前放了幾件法器和佛珠,還拿出一些小孩子喜歡的東西擺在桑杰倫珠面前,讓桑杰倫珠挑選其中自己最喜歡的物件。桑杰倫珠看了一會兒后,直奔佛珠,并開心地說:“這是我的。”又拿起一個銀碗說:“這也是我的。”他把銀碗遞給阿媽央宗卓瑪,說他要吃糌粑,然后又打起盤腿,把佛珠拿在手上,雙手合十,口里“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地念起經來。

一切都再清楚不過了,這兩件東西正是前一世松謀活佛的隨身用品。老經師和幾個僧人更加確定農布次仁四歲的小兒子桑杰倫珠就是前世松謀活佛的轉世靈童。

老經師神情嚴肅、語速緩慢地對桑杰倫珠的父母親說:“我們是松贊林寺獨克康參的,前來尋訪松謀活佛的轉世靈童。今天我們確信你們家的桑杰倫珠為上一世松謀活佛的轉世靈童,你們要好好照看他,等大寺最后確認,過一段時間后我們會來迎請活佛的。”

 農布次仁一家人聽了老經師的話,激動得熱淚縱橫,什么話也說不出來。隨后,經師又向靈童的父母親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滿心歡喜地回去了。

桑杰倫珠見白胡子爺爺要走,就跑過來抱住他的大腿,連聲說:“帶我回家,帶我回家!”

原來,松贊林寺獨克康參在尋訪松謀活佛轉世靈童期間,曾到西藏自治州山南縣的拉姆拉措湖去觀湖,在護法神前做法事占卜,到拉薩市各大寺院高僧前去咨詢,以確定靈童轉生的方位。這一年,松贊林寺札雅康參的第二世更覺活佛主持了尋訪松謀轉世靈童的儀式,松贊林寺各大康參的高僧大德都參加了這一隆重的儀式。他們先將寫有東、南、西、北字樣的紙條包在面丸之中,又將面丸放進寶瓶,密封后供奉在前世松謀活佛的靈塔前。之后,全體活佛和僧人在經堂里誦經祈禱。第二天當眾啟封搖瓶,一面丸躍出,落到鋪有黃緞的盤中,打開一看,卜算指示的方向是松贊林寺的東方——奶子河一帶。護法神授記松謀活佛沒有離開建塘草原。綜合各方面的情況分析,得出結論:轉世靈童誕生之地后面有一座神山,神山前流淌著一條小河,房子正前方有一個小湖泊,地理位置極佳。

尋訪小組根據這個地形尋找,仔細對比,最后發現距離松贊林寺不遠的農布次仁家的地形地貌完全符合觀湖、神授、占卜后的結論。確定靈童降臨的方位后,尋訪人員方才來到農布次仁家,讓靈童辨認前世松謀活佛用過的東西,最后確認農布次仁的小兒子桑杰倫珠就是前世松謀活佛的轉世靈童。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王維韜

上一篇:不忘初心 發展體育

下一篇:

大篷车闯关